秋蝉

  立秋节气一过,蝉也到了临命终时。

  在家读小学与初中期间,遇到这个季节,遇到这种连阴雨天气,一到雨过天晴,成群成群的蝉开始活跃起来,有时候全部一起有节奏的叫,有时候几只蝉不愿与大家在一个频道。村子里的树被雨水洗刷多日,金色的阳光铺下来,天清淡淡的,树林绿油油的。偶有枯黄的白杨树叶掉落下来,大家会捡几片af文章网_afbbbb.cc叶子,用树叶的茎拉锯扯据,看谁的叶子耐力强。大人们忙着收稻谷,孩子们忙着上学放学做点家务,走在路上,尤其傍晚时分,蝉声乍响,不绝于耳。

  立秋后的蝉不复如夏天时机灵,它们像约定好了,趁着韶华,聚在一起热闹热闹,勿论其他。

  那时没有意料到,原来是秋意袭来,天要转凉了。既是蝉的时辰已到,也是天在保护它们。

  还记得那时的鸡鸭猫狗,四下蝉鸣;还记得池塘里的荷叶绿,荷花香;还记得大人们套着牛车忙于劳作,有说有笑的场景;还记得到了开学时间故意推脱却推脱不掉的小心思;还记得那时大家都不富裕,一家老小守在家里,有苦有乐有泪有笑,其乐融融。

  今年老家的夏天,一夜之间过渡到了秋天。前几日还又热又闷,如同生活在锅炉附近,中午晚上休息,睡一张凉席,盖一个薄单子就够了。临近开学季,一场秋雨下下来,果真是一场秋雨一场寒。好吧,人们赶紧老老实实的加衣服,撤席子,换被子。

  现在的农村,房子比以前好,年轻力壮的人比以前少,村子里几乎没有留下好像也留不住青壮年,大家去往一个个方向各异的远方,一个个不见得理想的远方,平时与家人分居两地,过年时与家人团聚,不到正月十五或者过完十五又各奔东西,行色匆匆的过着这一辈子。

  毕业三年,反观自身,何尝不是忙忙碌碌,蹉跎岁月。虽用了不少精力陪家人、学经典、写文章、改文章,也浪费了许多时间在并不喜欢的事情上。人此一生,过了此时,再无此时。

  秋意顺势一天一天散开,这样的时节,走在路上,还会听到蝉的叫声,却难见到它们的踪迹。夜晚推门出来看看,零零散散的亮着几处灯光,秋雨细织,万籁俱寂。有的家,房门紧锁,独留一栋空房子,已经不像小时候那种家,那种一家老小都在家的家,那种有苦有乐起起落落却分不开的家,那种就算不富有却依然怡然自得过日子的家。

  从前,也是这样的村子,也是这样的人们,也是这样的秋雨与秋蝉,也是天不变道亦不变的道理。如今,人们不再安于现状了,自愿的或者不情愿的跳进无形的浪潮,要去一个梦寐以求的远方追求更好更幸福的生活了。

  导致那个远方,空落落的,咱们的村子,也空落落的。许多城市里和农村里的老年人,如果无事可事,近乎于空等着一生的了结,一个无力抗拒而又无限虚空的了结,这样的了结,很可能就是许多游离于家乡与远方之间的青壮年的宿命。

  在村子和远方之间,不知道有多少人也会举目茫然,茫然于如何在回不到的原点与远方之间觅得一处立足点,一处近乎于回归的立足点。

  没有见过人山人海,说这一切都是相,那是肤浅的妄言。见识过了人山人海、人心人性,行走在人潮中,或者大街上,或者旷野间,或者秋蝉的一曲离殇里,说这一切都是相,这样的内心,该有多么豪迈,多么清净,多么笃定。


相关推荐